流动空间-贝聿铭:谦虚的建筑-方 元

流动空间\贝聿铭:谦虚的建筑\方 元
图:贝聿铭规划的姑苏博物馆是一座谦善的修建\作者供图  一些朋友告诉我,他们去姑苏看到贝聿铭规划的博物馆时,感到绝望。在这些朋友中既有业余的修建爱好者,也有专业的规划师。为何会有这样的感觉?他们的感觉对吗?  有这种感觉并不古怪。人人都知道,贝聿铭是著名世界的修建大师。已然称作大师,人们便以为他规划的修建也应该有个大字,例如巨大、巨大等等。因而,人们天然希望在姑苏看到一座巨大闪亮的修建,就像他规划的华盛顿国家美术馆东厅和巴黎罗浮宫博物馆金字塔那样。但是绝望的是,姑苏博物馆并非一座能够用大字来描述的修建。  修建的前史一般都是巨大的前史,例如吉萨的金字塔、北京的紫禁城、华盛顿的国会大厦等等。它们从开端策划到最后建成,意图便是要巨大,要比同类的修建更大、更高、更奢华。并且,不管花多少钱、费多少事、建多少年都要做下去,不达意图绝不罢手。  制作巨大的修建,不仅是埃及法老、我国皇帝和美国国会的希望,也是每一个修建师的希望。贝聿铭规划过不少巨大的纪念碑式修建,深知修建的含义,为什么他在自己的家园不留下一座大字号的修建呢?  这个为什么我一向揣在心里。说来很羞愧,自二〇〇六年博物馆建成后,我一向没去过姑苏。直到本年五月十七日早晨,深圳大学的南翔教授打来电话,告诉我贝聿铭去世的音讯,约我为报刊写一篇文章,这才促进我踏上去姑苏的路,带着揣在心里十三年的为什么去找答案。  姑苏博物馆是贝聿铭晚年时期最重要的一个著作。尽管我听朋友讲过,也看过博物馆的相片,但关于修建,这些耳闻目睹都不满足,有必要实地亲自体会才实在。假设仅凭二手材料写文章做判别,那是很不靠谱的。  在相片上看,姑苏博物馆像是吴冠中的水墨画。在现场看,它更像是立体派的雕塑。它确实不是一座巨大的修建。不管与贝聿铭规划的华盛顿东厅或巴黎金字塔比较,仍是与我国其他城市新建的博物馆比较,它的身段都小了一码。  假设不能用巨大来描述它的话,那么该用什么描述词呢?我想了良久才找到那个词:谦善。是的,这是一座谦善的修建。  贝聿铭说:时刻、文明、地址是修建规划的要素。姑苏博物馆在时刻上是二十一世纪,在文明上是姑苏的修建,在地址上坐落老城区。并且,它有两个显贵的、不能碰伤一丝一发的街坊:始建于十六世纪的拙政园和十九世纪的忠王府。因而,博物馆的规划问题不单是造一座现代化的新修建,还有必要统筹相邻的古修建群以及姑苏的传统文明生态。  修建师都知道,谦善的修建比自负的修建更难规划,既难以压服业主承受规划方案,也难以巴结群众。但假设把博物馆规划成巨大的修建,那么会怎样?最或许的结果是:巨大的修建形体打破老城区的调和份额,改动原有的空间标准和天边轮廓线,对相邻的前史修建环境形成严峻的、难以补偿的损坏。这种令人遗憾的实例太多了,从曩昔到现在,从北京到香港,随时到处都能够见到。  那么,姑苏博物馆能防止重蹈覆辙吗?在美国做惯大修建的大师能习惯我国古城的小桥流水吗?  尽管贝聿铭第一次在姑苏做规划,但他关于新修建有很清醒的定位。他说:我在香港规划过我国银行大厦,其修建方式比较合适香港在姑苏我得走一条不同的路。他指出:在姑苏这样的古城中做规划,就好比是在罗马或佛罗伦斯,有必要充沛尊重古城的面貌。因而,他提出的定位是:既能与周围环境调和,又能展现我国传统文明的现代博物馆。  在这种指导思想下,贝聿铭采纳推让的情绪,一是严格控制修建的标准,二是精心安排展览厅的方位,然后防止了新修建对古修建的视觉环境发生搅扰。因而,今天在拙政园和忠王府旅游时,人们能够置身于前史场景之中,不必忧虑现代风格的大楼忽然在古修建的屋顶上冒出来,打乱剧情。  除了考虑修建与外部环境的联系,贝聿铭还考虑到博物馆内部空间与展品的联系。由于展品首要是小件的工艺品,因而,为了使展览厅的标准与展品相衬,贝聿铭特意将修建的份额调整得小一些。  翻开二十一世纪我国修建的词典,很难找到谦善这个词。这是一个争奇斗艳的年代,巨大独特的修建一座接一座,并且规划难度一个比一个大,例如库哈斯规划的央视大楼和哈蒂德规划的广州大剧院。与它们比较,贝聿铭的规划难度是不是比较小呢?  姑苏博物馆尽管没有杂乱奇特的造型,但规划难度其实也很大。库哈斯和哈蒂德是在新城区做规划,是在一张白纸上画图,自由自在。而贝聿铭面临的是一张发黄的、有几百年前史的名画,他既要在古画上绘出新图,又不能损坏古画,因而不能用蛮劲,只能用巧劲儿。  其实,谦善正是姑苏古典园林修建的传统和首要特征。古园林考究低沉、宛转、内敛,让修建融入天然环境,与山水相映生辉,而不是像现代修建那样出类拔萃、唯我独尊。贝聿铭的规划连续了古园林的传统精力,一起在方式和风格上做出立异。所以,假设你去观赏姑苏博物馆,我主张你也去相邻的拙政园看看。经过比较,你会看到贝聿铭如何用现代的方法演绎传统园林的意境。那将是一个风趣的体会,也会对大师的规划多一分了解。  谦善的修建也是自傲的修建,由贝聿铭这样的大师来做演示就更有压服力。修建师有满足的自傲,才能以谦善的情绪做规划。由于谦善,才会礼让,才会尊重相邻的修建。有礼让,才有调和的修建环境。所以,贝聿铭的修建不仅是空间的艺术,也是日子的哲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